杭州市互联网技术人民法院首例网站域名纠纷案

2021-01-20 14:33

2003年8月,wellpay.com在国外服务平台被申请注册,后因未立即续费在2014年10月26日删掉被预订竞价,以5位数老百姓币结拍,有“大家付、好付款”的意思。

2017年3月30日,网站域名城ID为“loud”的米友陈方博发帖说:“wellpay.com这米如今买卖争议,望米友们临时不必回收。”

根据陈方博所发帖子掌握到,原先——

  • 2020年3月21日,有顾客根据爱名网给他的网站域名wellpay.com报价2000元。
  • 3月22日,商家讨价还价50万元。
  • 3月23日,顾客报价15000元。
  • 3月24日,商家讨价还价45万元。
  • 或许是商家看到持续5天沒有再收到顾客的报价,内心有点“心急”了,想适度减价来激活交涉,因而在3月30日,积极给顾客1个新报价“40”(万),并留言:“有兴趣爱好的话6位数能够谈谈,低了就不太好意思了。”
  • 信息内容传出去两个多小时后,顾客看到“地板”捡漏价,赶快去支付了。

顾客付款了40元钱买到了这个网站域名,系统软件把网站域名过户到顾客名下。

商家这时候才发现,自身原先想报价40万的网站域名,不知道为什么却错笔写变成40元,顾客看到这么低的价钱当然是立刻付钱买回家了。

较为离奇的是,交易彼此开展议价的是服务平台的询价讨价还价系统软件,并不是1口价哦。

好了,本文不进行探讨该服务平台的讨价还价系统软件和买卖全过程。总而言之,本来顾客早已报价15000的网站域名最后由于商家的“手误”而以40元买卖了。

因而商家走到了与服务平台、与顾客的沟通交流之路,想拿回自身的网站域名……

在沟通交流、发帖都失效的状况下,商家只能诉之于人民法院了。

大伙儿都了解,走人民法院起诉方式是很耗时的,因而在4月7日立案取得成功后只能等候……

鬼才了解,这段生活里商家承担了是多少忧忡、焦虑情绪和痛楚……出于以诚待人,很多米友都在不断关心此事的进展,期待商家能早日拿回自身的网站域名。

就在今日,商家陈方博和网编说:

“米拿回家了,15天内迁移给我,是9月15号在杭州市互联网技术人民法院起诉服务平台线上案件审理的。”

审:经本院主持人调处,彼此达到以下调处协议书:

1、撤消原告陈方博与被告王玉玲于2017年3月30日达到的合同书。

2、被告浙江贰贰互联网比较有限企业于2017年9月30日前帮助原告陈方博及被告王玉玲将涉案网站域名wellpay.com修复至原告陈方博名下。

3、原告陈方博于2017年9月30日前付款被告王玉玲1500元。

4、本案案子受理费7300元,递减扣除计3650元由原告陈方博压力。

据我所知,这将会是2017年8月18日杭州市互联网技术人民法院宣布挂牌创立以来,案件审理的首例网站域名纠纷案件案子。庆贺陈方博拿回了自身的网站域名,维护保养了自身的合理合法利益。

杭州市互联网技术人民法院起诉服务平台(netcourt.gov.cn)出示“网购”般便捷的起诉服务,提起诉讼、立案、投递、举证、开庭、裁判员,每一个阶段全步骤线上,起诉参加人的任何流程及时持续纪录留痕,当事人“零在途時间”、“零差旅费花费开支”进行起诉。

杭州市互联网技术人民法院集中化所管杭州市市辖区内农村基层老百姓人民法院有所管权的以下涉互联网技术案子:

1. 互联网技术买东西、服务、小额金融业贷款等合同书纠纷案件;

2. 互联网技术经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

3. 运用互联网技术损害别人人格权纠纷案件;

4. 互联网技术买东西商品义务侵权纠纷案件;

5. 互联网技术网站域名纠纷案件;

6. 因互联网技术行政管理方法引起的行政纠纷案件。

以前大家群众号报导了《网站域名持有人1纸诉至人民法院,炮轰腾迅企业强取豪夺》,获得了众多米友和网友们的关心和激励。

正好该案昨日(9月20日)中午在深圳市市深圳南山区老百姓人民法院开展了第2次开庭案件审理。案件审理完毕后,在场人员传回信息说案子有了提升性的进展,当事人邵博有希望拿回网站域名,大家群众号会不断关心本案的进展……

最终,愿天地无诉讼、无起诉,愿公司愈来愈高度重视和积极回收自身的品牌网站域名!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20-66889888